追蹤
紫絲帶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 570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用愛說心情寫故事徵文作品-佳作- 金針花-尚靖

        郵差剛剛經過門口,妹妹撿起一封信,緊緊地握在手中,她認得信封上面中間的三個字是自己的名字,雖然爸爸不在家,她還是躡手躡腳地走回自己的小房間,迫不及待地撕開信封,小心翼翼地抽出信紙,攤開後,有些國字,偶爾參雜著注音,但她非常清楚這是姊姊寫給她的。

        姊姊在信上提到,這個暑假,媽媽帶她到阿里山坐小火車看日出,還有很多很高的神木,媽媽還幫她報名了舞蹈班,可以穿著粉紅色的舞衣跟漂亮的舞鞋,墊著腳尖轉圈圈,媽媽還說下次寒假要帶她去合歡山看雪,再下次的暑假要去墾丁玩水。

        雖然只是簡短的幾句話,妹妹的內心卻是激動不已,墊起腳尖,舉高雙手,像個舞者,在房間不停地轉呀轉,想像那粉紅色舞衣的蕾絲隨著她的腳步飄揚著,直到頭昏眼花,跌坐在地上,放聲地大笑。

        晚上,爸爸還沒回家,妹妹只好自己到隔壁麵攤找阿婆,她只要幫阿婆洗碗,阿婆就會給她一碗麵及一顆魯蛋,有時候,甚至給她一點點工錢。

        「妹妹呀,最近好不好呀?手臂的瘀青好了沒?」阿婆邊切滷菜邊問。

        「嗯。」妹妹低頭洗碗,「阿婆,我媽媽去了哪裡呀?」

        「怎麼問起媽媽呢?想媽媽呀?」阿婆將手邊的工作停下,看著妹妹。

        「沒什麼,我要先回家了。」妹妹那濕濕的手在衣服上擦乾,頭也不回,起身就離開。

        「這孩子,每次講到媽媽,就這個樣子。」

        妹妹聽不到阿婆的回應,好擔心媽媽跟姊姊在那一瞬間都會不見,於是趕緊跑回房間,要去確定那些信是否還在,只有那些信,她才可以跟她們有那一點點的聯繫,等哪天,她的錢存夠了,一定要給她們回信,甚至買了車票去找她們。

        不知過了多久,妹妹被敲門聲驚醒,那又快又猛的敲打,她不敢怠怠慢地跑去開門,才碰到門把,就聞到門外一股濃濃的煙酒味,還有些讓人作噁的酸味,她不喜歡那些味道,更不喜歡那個叫『酒』的飲料,因為爸爸每次喝了那個東西,整個人都不一樣,變得很可怕,不僅會罵她,還會打她。

        門一開,果然是爸爸回來了,他醉醺醺地走著,妹妹靠在門後不敢出聲,她發現自己手上居然握著姊姊的信,於是趕緊將手放在背後,深怕被他發現,要是被發現會怎樣?她甚至不敢想像。

        等爸爸走進去,整個人癱坐在沙發上,她才輕輕地關上門,慢慢地轉身,像個鴕鳥似的縮著頭和身體,準備走回房間。

        「手上拿著什麼?」爸爸瞇著眼睛,瞄了妹妹一眼。

        妹妹一聽,當場倒抽一口氣,嚇得不敢出聲,不知是腳先發抖,還是手先發抖,現在竟然連心臟都無法克制地迅速跳動,好像會從嘴巴跳出來一樣。

        「沒聽到我在問妳話嗎?」爸爸睜大眼睛,狠狠地瞪著她。

        「沒什麼,就……」妹妹感覺到爸爸那銳利的眼神,正穿過她,看著她手上的信。

        「好好問妳,是不會回答?」爸爸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地走過去揪著妹妹藏在身後的手,「拿出來,什麼東西?搞什麼?」

        妹妹死命地抵抗,不肯放手,她不敢哭,怕一哭,連握緊信的力量都沒了,爸爸用力拉扯她握信的手,她越是不鬆手,突然間,爸爸反射性地伸出另一隻手,一個巴掌結實地落在她小小的臉頰上,這一下,把她的力量徹底瓦解掉,失去重心的她滾到角落,整個臉頰火紅發燙,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信在他的手裡,整個皺成一團。

        妹妹抿著嘴,眼淚無聲地流下來。

        「藏什麼?我倒要看看。」爸爸攤開那個紙團,瞇著眼,看著歪七扭八的文字,「親愛的…妹妹,…媽媽帶我……」

        「你還給我,那是我的,我的啦。」妹妹爬起來,上前去搶那封信。

        「什麼東西?去那裡弄來這個,什麼媽媽妹妹?沒有這種東西。」爸爸一口氣將那紙撕爛,扔在地上。

        妹妹在旁邊又哭又叫,她趕緊蹲在地上,顫抖的手撿起每一個小紙片,怕少了任何一片,就拼不起來,那她就會忘記姊姊講過的話,這樣要怎麼過日子?

        「就跟妳說,沒有媽媽了,妳媽死了,聽不懂嗎?」爸爸隨手拿起衣架抽打著妹妹,還不停地叫罵,「聽不懂,用講的聽不懂,要講幾次?妳媽死了。」

        妹妹沒有感覺到身上的皮肉有多痛,只聽到爸爸在咆哮,至於說些什麼,卻是那麼模糊,她的注意力全放在這堆紙屑中,一定要撿完,阿里山的日出,還有小火車,還有舞鞋,還有合歡山,還有……

        爸爸醉了累了,他丟下手上的衣架,轉身回房間,嘴裡還不斷地咒罵,「要媽媽做?這個家少了她,還不是一樣……」

        妹妹撿完那些紙片,看著手臂上那些傷痕,上個星期打的已經暈開成淡紫色,前天打的是凝聚的暗紫色,而剛剛打的是溫熱的鮮紅色,她怕痛,不敢揉,小心翼翼地用雙手拿捧著那些紙片,慢慢地走回房間。

        妹妹將那些紙片放在小書桌上,一片片像拼圖似地拼放回去,過了好久,終於完成了,還好沒有少掉任何一角,她用膠帶把它們黏好,收在抽屜。

        接著,妹妹直視的書桌前那面白牆,過了許久,當她回過神來,眼神不再悲傷,而是愉悅,且充滿希望,她拿起書架上的一本旅遊書,隨意翻開其中一頁,那一頁介紹著台東六十石山的金針花海,一張圖片是整片黃橙橙的半山腰,另一張圖片是滿滿的金針花,她拿出了紙跟筆,照著書上寫著,不會的字便用注音。

        親愛的妹妹:這週末媽媽帶我到台東,那山上開滿了橘黃色的花,我們走在那些花中間,媽媽說這是金針花,是母親的花,真的很漂亮。

        寫了幾句話,妹妹有些睏意,將紙折好放進信封,在信封中間寫上自己的名字並貼上郵票,然後她開心地上床睡覺,做了一個美夢,在夢中,媽媽帶著她們姊妹到好多地方遊玩。

        隔天,阿婆的麵攤才剛開店,妹妹馬上過去幫忙,心想只要存夠錢,就可以買車票搭火車,去找媽媽。

        「妹妹,今天怎麼這麼早來?餓了呀?」阿婆一回頭,發現妹妹手臂上又多了幾條傷痕,忍不住嘆了口氣,「妳爸昨天又打妳了?改天我再去跟他說,再不然找警察去。」

        「阿婆,我今天比較早來,可以賺比較多的錢嗎?」妹妹擦著桌椅。

        「妳現在是跟阿婆要求加薪嗎?阿婆都供你吃了,一個小孩子哪來需要那麼多錢?」阿婆十分不解地看著妹妹。

        黃昏時,在街燈還未亮起時,街道對面,有個穿著白色連身裙的女人,看起來約略三十出頭,她牽著一個女孩,有說有笑地走著,妹妹原本低頭洗著碗,聽到講話聲,忽然抬起頭,有點昏暗,看不清楚長相,卻有種熟悉的感覺。

        「媽媽,姊姊。」妹妹突然大叫著,開心地跑向那對母女。

        就在對面的快車道,迎面而來的小客車駕駛來不及反應,雖然踩了煞車,還是撞上了妹妹,小客車停下來,駕駛驚慌地走下車,馬上打電話報警並叫救護車,不只那對母女,附近的路人都圍過來。

        街燈亮起來,眼睛若是直視著,真有點刺眼,妹妹慢慢想起來三年前的事,那天也是黃昏,爸爸媽媽不知道吵什麼,爸爸一生氣動手打了媽媽,最後媽媽哭著跑出去,她也跟著跑,等她跑到路邊,居然看不到媽媽,怎麼會這樣?只見一群人圍著不知道在看什麼,她膽怯地走過去,發現媽媽躺在地上,全身都是血,阿婆蹲下身把她擁進懷裡,救護車把媽媽帶走。

        耳邊除了救護車的喔咿聲,還有阿婆口中急促且不間斷的唸佛聲,一切好像都停止了……

        手術燈亮著,阿婆握緊雙手等在門外,剛剛那對母女也在旁邊。

        「阿婆,妳先坐著。」女人安慰著阿婆,「那是妳孫女嗎?」

        「那是我鄰居的女兒。」阿婆紅著眼,「唉,都怪我不好,沒把小孩子照顧好。」

        「媽媽,那個妹妹好像是要跑過來找我們呢。」女孩想起剛剛的場面。

        「阿婆,那她的家人呢?怎麼到現在都沒看到人?」女人又問。

        「她爸爸在做臨時工,這會不知又到哪裡去工作了?也不知道怎麼聯絡他?」阿婆嘆了口氣,「這孩子可憐,前幾年沒了媽媽,她媽媽也是在那個路口發生車禍的,講到她媽媽,也是個苦命人,妳知道嗎?懷第一胎時,她高興地跑來跟我說,想不到,隔沒幾天,那個做丈夫的喝醉酒,扶他的時候,不小心摔了,孩子就沒了。」

        「那小孩身上的傷?」女人若有所思地問著。

        「她爸爸喝醉酒時打的。」阿婆也覺得慚愧,「我早該帶警察去找她爸爸,老是喝酒,喝醉不回家就算了,一回家就亂發脾氣打小孩,打得全身傷,都怪我不好,如果早點幫她,今天也不會這樣。」

        「媽媽,那個妹妹好可憐喔。」女孩聽著,不由地摸著手臂,想著一定很痛,「如果她病好了,叫她來住我們家,我可以把床分給她睡,我可以把玩具分給她玩,這樣她就不會再被她爸爸打了。」

        「薔薔真乖。」女人摸著女孩的頭,想了一下,對阿婆微笑著,「阿婆,妳不用擔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

隔年夏天,女人帶著兩個女孩到台東看金針花。

        「哇,真的好多喔。」妹妹邊跑邊叫,她那潔白的手臂,再也沒有任何紅紅紫紫的傷痕。

        「妳跑慢點,小心呀,不要跌倒了。」姊姊在後面追著。

        「姊姊,我跟妳說喔。」妹妹停下來,挨到姊姊的身邊,「媽媽曾經跟我說過,姊姊永遠是我的天使,我的天使,我好開心喔。」

        「妳們說什麼悄悄話?」女人走過來。

        「那是我們的秘密。」姊姊故作神秘樣。

        「好啦,兩個人過來站好,媽媽幫你們拍照。」

        金針花海的背景,兩個女孩站在中間,她們笑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