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紫絲帶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 5686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用愛說心情寫故事徵文作品-公開文章- 玻璃外的幸福-雅怪


國小三年級的林哲宇相當頑皮,向同學丟垃圾,把自己不喜歡吃的食物挑到別人的飯盒,故意掀起女同學的裙子,對長輩沒大沒小。導師何湘總在事後給他一個懲罰教訓,林哲宇敵不過冷言相向的何湘,每次就是惡作劇然後被懲罰。

和林哲宇同班的劉莉莉總是安靜待在位子上做自己的事情,她漸漸和班上同學疏離之後,林哲宇主動跟劉莉莉說話。

「妳被好朋友討厭了耶。」林哲宇朝劉莉莉謔笑著。這兩人很少有交流,將近三年的不熟悉。林哲宇見劉莉莉毫無反應,於是氣得「哼」一聲走掉了。不可思議的是,林哲宇再怎麼對劉莉莉做多少過分的事情,劉莉莉總是不吭一聲,他偷偷剪掉她的頭髮,藏匿她的筆,向她丟垃圾等等。

就在林哲宇玩膩的那天,正要回家的時候被細細的聲音給吸引,聲音把林哲宇帶到女廁前,林哲宇將頭探到女廁內觀看。劉莉莉背著書包蹲在牆邊抱膝哭泣,林哲宇轉過身離開,走了一段距離之後他又跑回到女廁前,林哲宇喘著氣卸下書包,他從裡面拿出一條有卡通圖案的手帕,林哲宇喊了一聲劉莉莉的名字。劉莉莉抬起頭,林哲宇向前把手帕拿到劉莉莉眼前,劉莉莉怎麼也不動一根手指頭。林哲宇皺緊雙眉,他把手帕丟在劉莉莉的頭上,見她無動於衷,於是林哲宇拿起手帕往劉莉莉的臉上胡亂擦,劉莉莉直喊痛,然後林哲宇把手帕塞給她,自己跑著離開。

劉莉莉拿著手帕從地上站起,書包掛著的吊飾隨之晃動,那是一個布製的人形娃娃,長約十五公分,穿著長裙。

劉莉莉回到家之後,她快速換起室內鞋、放下書包,然後自己在廚房忙了起來。才剛洗好米,客廳就傳來男人斥喝的聲音,劉莉莉來到客廳就看見男人摔起報紙,一屁股陷入沙發。

「莉莉,幫我倒杯水啊!媽媽都這樣做的不是嗎?」男人發現站在一旁的劉莉莉,便發號施令。劉莉莉像是被嚇醒似的,她馬上去倒了杯水,這男人即是劉莉莉的父親──劉振松。

報紙上有一份劉振松的履歷,研究所畢業、家境良好、前幾任工作都備受關照,上頭還貼有劉振松親切微笑的照片。現在真實的劉振松卻是面目兇狠指使著女兒,他看向高低櫃上的照片,那是劉振松夫妻和劉莉莉的全家福合影,金黃色的相框似乎沒有那樣的閃耀。

劉莉莉端了一杯水給劉振松,劉振松接過並睹了她一眼,還問飯煮好了沒。劉莉莉搖搖頭,劉振松從沙發上站起,一把抓過劉莉莉的手腕將之稍稍舉起,劉莉莉哭了。

「不要以為妳跟以前一樣只要哭,我就不會打妳!」劉振松說完,劉莉莉不再發出哭聲,而是隱隱的哽咽聲。

劉振松正打算用另一隻手往劉莉莉的腰部揮去,這動作在他看見劉莉莉腰部的紅腫時停止。

「莉莉,對不起。昨天打了妳很痛吧,我不是故意的,爸爸心情很不好,對不起。」劉振松將劉莉莉放下,並且替她擦藥。劉振松的神情就跟履歷表上頭的照片一樣,溫柔又親切的好爸爸模樣。

劉莉莉大哭,哭得像是好幾個月份的淚水積在眼眶裡無處洩流。劉振松安慰著女兒,輕輕要求她不要再哭了,但是劉莉莉的眼睛就像壞掉的水龍頭一般止不住,惹得劉振松又大聲斥責,手掌拚命往劉莉莉的腿部毆打去。

隔天,劉莉莉穿著可以遮及腳腕的長裙去上課。

就在放學時刻,林哲宇和一群男同學有說有笑的走出教室,劉莉莉上前扯住他的書包,不讓他繼續走。

「幹嘛啦妳!」林哲宇皺緊雙眉,眼睛瞪著劉莉莉。

「還你。」劉莉莉拿出一條繡有卡通圖案的手帕,遞到林哲宇面前。在一旁的同學們開始惡意調侃兩人,這讓林哲宇更是不舒服,硬是不收下劉莉莉手上的手帕,說很髒。沒想到劉莉莉也被牽著情緒,用比剛剛大聲的嗓音向他說手帕已經洗過了。雙眼盯著林哲宇,一秒也沒離開過。

林哲宇把手帕送給劉莉莉、林哲宇喜歡劉莉莉、媽媽洗好手帕要給爸爸……旁邊的同學們已經受不了控制,開起這兩人的玩笑,其他人跟著嘻鬧。林哲宇大聲嚷嚷著他根本沒有喜歡劉莉莉的字句。口頭澄清也無效果的林哲宇,突然很用力的把劉莉莉推倒在地上,劉莉莉悶哼了一聲,在場的人都安靜了起來。劉莉莉跌倒時,旁邊的人看到她腳上的瘀青,直說是林哲宇把她弄傷的,林哲宇看了一眼之後,吞吞吐吐說著我要回家,然後就頭也不回得離開。

男孩回去之後一直很掛心這件事,他跟媽媽要創傷藥膏,他不小心把一個孩子推倒讓她受傷了。不過媽媽說那孩子回家就會自己擦藥了,要不她媽媽也會幫她上藥啊!

林哲宇鬆了一口氣,那種傷口只要擦藥就會好了。他對這件事稍微放心後,跑去叫爸爸吃飯。

隔天他打算要去把手怕拿回來,可是劉莉莉這一天沒有將手帕帶出來。林哲宇打算直接去她家拿,劉莉莉一聽臉色大變,她極力反對,她跟林哲宇說爸爸很可怕,會罵人。

「那妳就去跟妳媽媽說啊!」

劉莉莉不再理會林哲宇,做在位子上靜靜盯著桌面看,雙手扯著長裙。林哲宇不太高興,他看見劉莉莉掛在書包上的娃娃,於是林哲宇一把將娃娃扯下來。

劉莉莉哭了。

這是林哲宇沒有想到的,而何湘剛好目睹這一幕,她要林哲宇向劉莉莉道歉,而林哲宇也很真誠的在道歉。林哲宇把娃娃還給劉莉莉,問:「為什麼這麼破爛的娃娃還要留著?」

何湘一看劉莉莉手上的娃娃,那個娃娃的衣服像是被人剪過一樣破爛,腿部也被刮得一痕一痕的。劉莉莉對於林哲宇的詢問不給予回答。

其他的同學罵林哲宇是白癡,他們告訴他,劉莉莉並沒有媽媽。林哲宇掛記著這件事。他回到家之後,媽媽叫他把自己不用的東西整理出來,要拿去丟。林整理出一堆他玩膩、還有點破爛的玩具,他發現了一個玻璃瓶,林哲宇把塞子拔開將玻璃瓶倒著,像是要倒出什麼東西般將它上下搖動,他倒著空空的玻璃瓶。

隔天,林哲宇等到放學,他將玻璃瓶送給劉莉莉,他說明這個玻璃瓶是用來裝星星的,死掉的阿公曾經跟他說過,人死後會變成星星。只要把劉媽媽化成的星星抓進來,她就可以一直陪在女孩身邊。

「我跟阿公沒有很好,所以抓不到阿公的星星。」林哲宇還說這是之前欺負劉莉莉的道歉禮物,推倒劉莉莉那次的傷好像也還沒復原。

劉莉莉將爸爸打傷自己的事情說給他聽,坦白跟林哲宇說腿上的傷和他沒有關係,也收下了玻璃瓶。

男孩覺得心情變得有點奇怪。

「媽妳會想打我嗎?」

林哲宇的媽媽對這個問題感到疑惑,停頓了一下才說:「該打就要打啊!」

林哲宇將劉莉莉的情形都說給媽媽聽,她聽了之後就叮嚀孩子不要跟女孩接觸。林哲宇完全不明白媽媽為什麼會這樣說,也不知道劉莉莉的爸爸為什麼會打她。

幾天的時間,家暴的事情在班上和鄰居間流傳,這讓林哲宇很不舒服。他跳出來替劉莉莉澄清,說她並不是一個壞孩子,但這又成為同學們玩鬧的對象,林哲宇終於沉不住氣而打了同學。在這群架當中,劉莉莉的娃娃不小心被倒在地上的同學給扯了下來,前來上課的何湘趕緊平息這場騷動,她撿起掉在地上的娃娃。

放學時,林哲宇向劉莉莉提議要去抓星星,他說只要把媽媽的星星帶回家,爸爸也會很高興,或許就不會因為她不乖而打人。林哲宇問劉莉莉有沒有把玻璃瓶帶在身上,劉莉莉猶豫了一下,之後點點頭,於是兩人就一起去抓星星。

何湘前往劉莉莉的家,劉振松請她進屋裡坐並且倒了杯茶,何湘看到了櫃上的全家福照片。

「我就直說了,劉先生。您知道莉莉身上有傷嗎?她總是穿著長裙,因為穿長褲會痛吧。」何湘緊盯著劉振松,最近的家暴流言也自然傳進了劉振松的耳裡,他大概也想得到何湘要說的是什麼。

何湘半威脅,說要帶孩子去醫院驗傷,填寫兒童保護通報表。沉默幾分鐘,劉振松開口說妻子的死讓他很難過,加上工作失利,還開始強迫劉莉莉學會獨立,他也沒想過自己會打女兒,只是太多事情讓他很煩躁,又懷念妻子。起初自己還會控制,後來總是無意間就下了重手。

「而且還覺得理所當然,想想都感到可怕。」劉振松看向全家福的照片大大長嘆了一聲,「那孩子會討厭我也是正常的,還到處去求救。」

何湘從包包裡拿出娃娃遞給劉振松,「請把這個還給妳女兒。」

劉振松接過娃娃,他直盯著看。劉振松將它翻過至背後,上面有劉莉莉的名字,娃娃變得比之前還要殘破,劉振松的雙手在發抖。

「這是我和內人送給她的禮物。」劉振松把娃娃收進胸懷,低著頭喃喃自語。

這時何湘的手機響起,接完電話之後對他說:「莉莉的爸,我們去接孩子吧。」何湘露出溫柔的笑容。

看到何湘和一名男子來到河邊,林哲宇的媽媽立刻對何湘說:「我來抓哲宇回家,可是他說要陪那個孩子。」林哲宇的媽媽轉頭看向劉振松,他只是一直盯著河邊的兩個孩子看。

劉振松走近那兩個孩子身後幾公尺就停下,他聽到孩子們的聲音。

女孩拿著長柄魚網在水中撈,漁網一碰到水,水面上的星星就被打亂模糊了。男孩拿著彈弓往天上瞄準,也不知道他倒底瞄準哪一顆,就這麼把石頭打出去,咚的一聲也打亂了映在水面上的星星。

「只要抓到妳媽媽的星星,妳爸爸就不會再打妳了,因為媽媽都會保護小孩。」男孩蹲下去撿起一塊石頭,又開始對著星空瞄準,「不過我媽有時候對我也很兇。」說著就把石頭彈了出去。

「沒有媽媽我很難過,爸爸應該也很難過才會打我,所以我才想把媽媽帶回家。」女孩將漁網換成玻璃瓶,她把玻璃瓶打開,雙手對著星空舉起玻璃瓶。

「當初我阿公死掉的時候沒有人打我,妳爸好可怕。」男孩走到女孩身邊,雙眼盯著玻璃瓶。

「雖然很可怕,可是他還是我爸爸。如果他可以不要打我,我會更喜歡他。」男孩覺得女孩很奇怪。

就算被打了,還是很喜歡爸爸的女孩。男孩雖然覺得奇怪,但自己也很喜歡有點兇的爸爸和媽媽。

「莉莉。」

聽到自己的名字,女孩轉過頭來,兩個孩子愣在原地。男孩問他是誰,女孩說是爸爸。男孩一聽,雙眼目不轉睛盯著男子看。

「過來,莉莉,我們回家。」男子伸出雙手,面帶溫柔的笑容。女孩站在原地搖搖頭,說要把媽媽的星星抓回家。男子走了過去,他蹲下身將女孩連同她手上的玻璃瓶一起擁入懷。

男子說:「星星是抓不起來的,因為她要待在天上生活。」

女孩哭著說,如果沒把媽媽帶回家的話,爸爸會很難過,自己也很想媽媽。

「爸爸不會難過了,爸爸有妳就很高興了。媽媽會在天上看著,爸爸不會再打妳了,回家好嗎?」男子隱隱哽咽著,說出來的話也開始胡亂湊著,雙手緊緊抱住女孩。

早晨,太陽依然升起。

客廳的全家福照片在早晨閃耀著,和平常不一樣的是,旁邊多了一個玻璃瓶子,裡頭裝著一隻布製卻很殘破的娃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