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紫絲帶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 5686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用愛說心情寫故事徵文作品-公開文章- 昨日已逝,今日重生-和風


「路上小心!再見。」一名女子微笑著送男子去上班。

但是男子卻沒有移動腳步,並且若有所思的看著她。

「妳是不是忘了一件事?」他不經意的微笑著,那神情就好似逗弄老鼠的貓咪。

她迅速的往他嘴唇輕觸了一下就想馬上移開,不料卻被他捕捉到——深吻過後女子怪罪的瞪了男子一眼,她不懂怎麼每次他非得弄得她頭昏才肯去上班!

依偎片刻後聽見對街傳來聲響,仔細一看才發現有人搬進去了。早在幾天前就已經有搬家工人進進出出的忙碌著,但就是不見屋主出現,今天應該是要住進去了!

其實這裡全部都是住宅,環境清幽,每棟房屋各自獨樹一格,是建設公司請許多名設計師設計的,唯一的缺點就是離市區有段距離,因此大多數的居民只有假日來此度假而已。

這對男女是新婚不久的夫妻,女子名叫王慧靜,男子名叫陳睿海,兩人都酷愛恬靜悠閒的生活,所以就算交通不便也沒有關係,而且還有一項優點:退休後也不用搬家!

夫妻兩人當初是在網路上認識的,王慧靜在部落格上發表文章,清新淡雅又帶點憂愁的筆調吸引了陳睿海,他首次閱讀的文章叫作「一抹紫雲」,是敘述自己願變成雲在天地間悠悠度日。

他感到有趣,馬上就回覆──『我願為一潭黑澤,映著妳的身影。』

她回覆──『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出於藤王閣序。』

兩人因此漸漸熱絡起來,之後的發展就不言而喻了!

陳睿海去上班以後的時間就只剩下王慧靜獨自一個人在家,身為一個家庭主婦,她當然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雖然丈夫很體貼的想要請個傭人,但被她直接拒絕了,因為自己一個人在家很無聊,當然想找個事情來做呀!

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打理好家務事,下午是王慧靜的個人時間,她想因為這住宅區大多都是富貴人家,所以不會自動去拜訪鄰居。可是她自己可不是富貴人家,因此她做了點小餅乾就直接跑去按鄰居門鈴。

王慧靜被領到一間客房等待,一會兒便見到女主人道來,一襲黑洋裝長至腳踝,臉上的妝太過濃郁,她不若高傲的貴婦,眉宇之間也沒有幸福的氣息,舉止得體,卻倍感生疏。

「妳好!我叫作王慧靜,先生叫作陳睿海,我們住在你們對面。」王慧靜先簡單的自我介紹。

「陳太太,勞煩妳費心了。我叫作黄歆月,外子叫鄭硯儒。鷹當是我前去拜訪的,怎麼現在卻相反了呢?」黄歆月略感抱歉的笑了出來。

不論是話語還是舉止都無可挑剔,如果是遇到想刁難她的婦人那便不戰而勝了,可是聽在王慧靜耳裡她卻非常無奈,她怎麼這麼戒慎恐懼呀?

「鄭太太,我只是想要跟妳做個朋友,所以不用這麼客套!我偶而也想找個伴聊天,就只是這樣而已。」王慧靜很無奈的解釋完之後就看見黄歆月直接笑了出來,這下真有「欣悅」的樣子了。

沒想到對方會如此直接,更沒想到對方的來意是如此單純,既然對方已經表明了,那自己就輕鬆點吧,「那直接叫我歆月就好了,我也可以直接叫妳慧靜?」

「當然可以。」王慧靜微笑著表示贊同。

「妳每家都會拜訪嗎?」對於這位新鄰居黄歆月有著說不出的好感,或許是因為她的率直吧!

「對呀,妳不覺得很好玩嗎?有時候會跟睿海一起去。」

她們的談話直到將近傍晚才結束,因為王慧靜必須回家去煮晚餐了。

黄歆月很驚訝王慧靜家中居然沒有請人幫忙打理,雖然王慧靜看上去就像平常人家的小妻子,可是她是住在大宅邸裡面呀,之後聽見她的解釋,黃歆月不禁莞爾一笑。她丈夫一定對她不錯,那飛揚的神采另黃歆月羨慕──和忌妒,那是自己從未體會過的生活!

兩人到現在還是用網路的暱稱稱呼對方,王慧靜叫紫,陳睿海叫黑,這是只有他們兩人才知道的親密愛語。

「黑~~我今天去拜訪鄰居了喔!」王慧靜似小孩子般向丈夫炫燿著。

「通常不都是新搬來的住戶來拜訪舊住戶嗎?」陳睿海揶揄道。

自動忽略這段話,王慧靜繼續說下去:「而且,我跟鄰居當好朋友了!很驚訝對不對?她跟以前我們前去拜訪的住戶都不同耶!」

「是嗎?妳們聊了些什麼?」寵愛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妻子,他好不容易才消除她眼神中的憂鬱。

「嘿嘿嘿……」王慧靜故作神秘的竊笑了幾聲,不料……

「我就在妳身旁,妳不需要叫我三次我聽的見……」陳睿海被王慧靜以手肘攻擊並白了他一眼。

在睡覺前的這段時間中是兩人的談話時間,談論著一天中發生了哪些事情,有時候也會靜默的依偎在一起,兩人的感情就是如此漸漸加深了。誰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只要懂得拿捏,其實感情還是可以越來越深的。

只要是陳睿海的上班日王慧靜都會在下午準時報到,黃歆月也會準備好茶等待她的道來,她會帶著親手做的糕點來跟她一起喝下午茶。

王慧靜發現跟黃歆月談論到丈夫時,她有種淡淡的哀怨,而且每次見到她時總穿著重色系的長洋裝……有股奇異的感覺縈繞在王慧靜的心中。

相處了一個月後,黃歆月邀請王慧靜和陳睿海一起來吃晚餐,兩戶人家總算要見面了。

看著餐桌旁的夫妻兩人雖然相敬如賓,不過看在王慧靜眼裡卻是貌合神離,這令她非常的擔憂。一頓晚餐吃下來氣氛真是詭異極了!黃歆月抱歉的親自送他們到門口。

「好奇怪哦,真的好奇怪!」王慧靜捶頭苦思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

「妳這樣虐待妳的頭也無濟於事。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妳不會以為每家的夫妻都像我們這樣恩愛吧?」陳睿海把她抓到自己懷中以免她繼續自虐下去。

隔天下午好奇的王慧靜終究還是忘記丈夫的忠告,被蛇引誘過去了。

「我一直很想問妳……你們夫妻倆相處的不愉快嗎?」王慧靜的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或許是那眼中的擔憂吧,讓黃歆月願意讓她進入自己的生活中,「我愛他……」黃歆月苦澀的微笑著。訴說著自己的故事,那段無人知曉的情愫。

黃歆月和鄭硯儒是經由父母親安排的相親會中所認識的,兩人結為夫妻以後家族的長輩就命令黃歆月要盡力幫助遙遙欲墬的自家產業。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鄭硯儒開始到深夜才回家,甚至夜不歸宿。痛心的她那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了他,馬上跟家族斷絕關係的她,開始夜夜盼望著丈夫的歸來……

王慧靜眼尖的發現到黃歆月身上有不少的傷痕,她生氣的看著黃歆月──她為了隱瞞每天都只穿暗色系的衣服,而且臉上塗抹著濃厚的妝扮──愛可以令人痛心,也可以令人心甜意洽,真可謂「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黃歆月開心的盼到丈夫回家了,沒想到他卻開始虐待毆打她,欲說出的話語讓黃歆月硬生生的吞了下去,連淚水她都將它逼回去了。此後鄭硯儒每天都準時回家,卻成為黃歆月諷刺的惡夢。

黃歆月的眼中有清醒的瘋狂,所以王慧靜答應她不會報警──是不會報警,可是她會跟她親愛的丈夫討論一下,不過他極有可能會先罵她一頓,畢竟他早就跟她說不要管閒事了。

如果陳睿海也如此對待她呢?突然冒出的想法讓王慧靜輕顫。隨即又笑了出來,因為那個男人只有在她太超過的時候才會搶制的阻止她,對於他的愛,自己是有把握的,就如他能阻止她一樣,她也是可以抑制他的,這就是制衡。

「男人最了解男人對不對?你可不可以幫我去問他的想法?」王慧靜撒嬌的抱著陳睿海。

「我不是跟妳說不要管了嗎?」而且我一點也不想要了解男人的想法──陳睿海在心中無奈的唸著。然後對王慧靜深深的笑著,不知何時已經把王慧靜壓在身下。

暴力可怕嗎?相信我,被他這樣注視著才叫可怕!他可不可以不要用那種像是在看獵物的眼神看著我呀!王慧靜在心中大叫著。她是做錯事了,以後乖乖聽話就是了嘛!──她以前也這麼說過。

在一家咖啡廳有兩位男人沉默的品嚐咖啡已經有段時間了。首先按捺不住的是鄭硯儒,剛要起身離開時,陳睿海就開口了:「鄭先生,我們見過面,還記得嗎?」

「有事就直說吧,陳先生你已經浪費我很多時間。」鄭硯儒毫不客氣的表明。

「這麼坦率?那我就直說囉!我很中意你的妻子……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文學系的畢業證書可不是假的。」陳睿海笑的一臉燦爛,吐出的話語卻令人火冒三丈。

誰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鄭硯儒現在就好想往陳睿海臉上揍過去!他也順便挖出鄭硯儒一直不肯面對的回憶,當初自己是多麼熱愛文學……

「就這樣,再見!」說完後陳睿海作勢要起身離開,鄭硯儒馬上憤怒的揮了一拳,結果被他硬生生的接下來,隨即自他口出吐出的話語令鄭硯儒呆住許久──「你愛她嗎?你的妻子。」

丟下神情茫然的鄭硯儒,陳睿海神態自若的直接走人。

當初無法逃脫長輩的控制而接下了公司,回家之後看到妻子就會令他想起可恨的命運,她的存在就像是在不斷提醒自己有多麼無用一般!好幾次對家族的反抗都未能得到勝利,所以他開始過著糜爛的生活,吃喝嫖賭樣樣都來──

就連如此都被阻止。可是他找到了其他管道可以發洩,在他妻子身上可以解決,不是沒有發現妻子深情的眼神,只是他自私的忽略掉了;不是不知道她期盼著他歸回,只是那會令自己的罪惡感擴散。

他沒想到竟會有人看上他妻子!究竟是好勝心讓他不肯讓出,還是他……早就愛上她了?隔在他們之間的是企業聯姻的洪流。

鄭硯儒悲傷的在酒吧喝酒,內心的思緒紛亂無序,心灰意冷。忽然他心念一轉,或許他只是胡說八道而已──自己怎麼這麼容易相信他人?

興沖沖的驅車回家一探……沒有!所有的狂喜散去,他頹廢的跌坐到地板上。

良久,他越想越不服氣──憑什麼我要任她被搶走?──氣呼呼的衝到對街去找人,沒按門鈴就直接在大門口處吼叫了起來。

觀察已久的鄭硯儒帶著勝利的笑容去會客,他好整以暇的看著面前怒氣高漲的男子,領著他進客房後就沉著的等待著──等對方停止訴說廢話。

鄭硯儒慢慢的冷靜下來,並且狼狽的看著面前似泰山崩於前也面不改色的男人,心中竞有些敬畏!

「你愛她嗎?不用告訴我,直接告訴她吧!說完就帶著她離開。」毫不猶豫的驅趕客人,剛剛他說什麼並不重要,反正結果已經出爐了。

王慧靜和黃歆月緩緩的走了出來,黃歆月的眼中帶著淚水,王慧靜則一臉抱歉的看著鄭硯儒:「我不知道他跟你說了什麼,但歆月是我邀請來的。」

這句話瞬間就瓦解了兩人的誤會,像魔法一樣!鄭硯儒激動的跑過去抱住黃歆月,並給予她深吻。

曾以為兩人之間不會有所謂的激情,但現在盈滿心的感情是什麼呢?他們兩人的心開始活絡了起來,從未有的熱戀感覺讓兩人驚訝!

「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從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你們可以重新開始啦!」王慧靜給予這句祝福後就與陳睿海回臥房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