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紫絲帶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 570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用愛說心情寫故事徵文作品-公開文章- 我要看著陽光-瘋棒


「小玉,對不起。」半睡半醒之間,這句話傳到我的左耳。

接著,有隻手把我的T恤往上拉,而另一隻手從我的肚子慢慢向上游移,我驚恐的瞪大眼睛,剎那間我不敢相信自己所見,因為,那雙手的主人,竟然是爸爸

驚訝之際,我趕緊將衣服往下拉,試著逃下床鋪,但,爸爸壓在我身上,我聽見了爸爸口中的喃喃自語。

「小玉,爸爸對不起你」語畢,爸爸的手用力撕開我的衣服,扯下我的褲子。

不要!不要!救命啊!媽媽!你在哪裡?快來救我啊!我想大聲呼叫求救,但是我的聲音卻因為恐懼而死死的卡在喉中。

爸爸,你快住手啊!我是你女兒啊!

爸爸不斷的親吻我,從嘴唇、臉頰,一直下移到胸部、肚子,然後是

不可以!我的手腳瘋狂的踢打著,但是,兩三下就被爸爸壓制住,我還在掙扎,我想逃跑,我想遠離爸爸的魔掌,可是爸爸的力氣遠遠超過我的,我在怎麼使力也是敵不過爸爸。

「啊!好痛!好痛!快住手!啊!」突然,下體部位傳來疼痛感,讓我不由自主的大叫著,爸爸沒有因為我的哀嚎而停下動作,似乎因為我的叫聲,反而讓爸爸更起勁

救命啊!如果現在媽媽在就好了,如果媽媽還在的話就好了,媽媽不會讓爸爸這樣對我,媽媽才不會讓爸爸這樣對我

翌日早晨,爸爸外出工作了,換上學校制服的我坐在床沿,昨夜的事情雖然我拼命的說服自己,那只是因為壓力大而作的惡夢而已,但雙腿之間隱隱作痛,卻不斷的提醒著我昨晚可怕的經歷。

那個人真的是爸爸嗎?

來到學校後,同學一如往常的向我道早。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同學們的眼神中,帶有一絲嘲諷的意味?是我的錯覺吧!

時間滴滴答答的走,以前我老是埋怨時間過得太慢、上課時間太長,但是我今天我總覺得,時間過得好快,一節又一節的課不知不覺就過去了。我不要!拜託時間走慢一點,我不要回家啊!

「欸!馮小玉!」突然有人在我身後叫住了我,我一回頭,看到後座的男生不!不是我們班的男生,那張臉,是爸爸!

「啊!」我猛然站起來,撞倒了我的桌椅,桌子〝磅〞一聲,重重的摔倒在地。

「馮小玉!上課時間你在做什麼?把桌椅擺好,到教室後面罰站!」

站在教室後方,偶爾有幾雙關心的眼神向我投來,人家說關心能讓人感到溫暖,但我一點也不覺得,我才不需要這些關心,我只是不想回家啊!

可是,時間一點也不幫我,他似乎越過越快。不知不覺,放學的鐘聲已經響起了。

我慢慢的踏著步伐,越慢越好,我不要回家。但是,就算在怎麼不想回家,還是得回去啊!而且,此時此刻的我,已經站在家門前了。

打開門,家裡沒有人,這讓我鬆了口氣,慢慢走回房間。

忽然,有人從後面抱住我,我知道那個人是爸爸,所以我拼命的掙脫,想要衝回自己的房間。

「小玉,爸爸真的很對不起。」不!我受夠了!我不要聽!

我感覺到,爸爸的一隻手沿著我的大腿伸進制服裙子裡。

「爸爸,不要這樣,求求你!」眼淚一滴滴的落下,我哀求著,我只能苦苦哀求著。

這時,爸爸手鬆了,伸進裙子的那隻手也緩緩抽出。我快速的往前跑,跑進房間裡,正當我要關上房門的時候,爸爸也衝了進來。

他把我壓在床上,扯下我的內褲,我用力推開爸爸,但是他無動於衷,我的力氣對爸爸來說不算什麼,情急之下,我一巴掌我爸爸的臉上甩過去。

爸爸愣了一會兒,讓我稍稍放心,以為他就此住手

啪!沒想到,爸爸也一巴掌打在我臉上,這是我第一次被爸爸打,臉上雖疼,但是在我心中衍生的怒意和委屈卻遠遠勝過臉頰的疼痛,那怒火焚燒著我的血管,火舌直直通往心臟。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如果媽媽還在,就不會讓你這樣欺負我!」我憤怒的大喊,但同時,我也看見了爸爸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

頃刻之間,我只感覺到我的身體被高高舉起,然後就想投手手中的棒球一樣,被用力的丟了出去。

我的頭重重的與水泥牆親吻,腦部的劇痛震撼了每一寸血管,疼痛沿著神經不斷的蔓延,還夾雜著強烈的暈眩。我開始覺得手腳不在是我的,眼皮也不聽使喚的往下掉,在那瞬間,我只看見從頭部,順著手臂留下的,地上的那一攤血水,我感到全身冰冷,突然,一個肉色的異物,當著我的臉,以不知道幾百公里的時速向我飛奔而來

 

接下來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只知道此刻,我的眼前只有一片白。

我來到了天堂嗎?那媽媽呢?媽媽在不在?

不,這裡不是天堂,因為有一陣濃烈的藥水味刺激著我的嗅覺,我在醫院嗎?我想是的。

這時有一位穿著白色長袍、帶著粗黑框眼鏡的女人走向我,她看看我,然後開始檢查我的傷口,我才發現,我的右手骨折了,頭有點暈。

「好多了嗎?」那個女人不,我想她是位醫生,這位醫生檢查完後,摸摸我的頭,微笑的問我。

這個微笑我記得,那是媽媽的招牌微笑,可是醫生不是媽媽

「媽媽媽媽」當我好不容易從嘴裡吐出一些聲音的同時,眼淚也掉下來了。

媽媽呢?媽媽呢?我想要媽媽,我要媽媽!我向個迷路的小孩一樣,哭著渴望媽媽的懷抱。

我哭著,病床上的枕頭和棉被都被我哭濕了,但眼淚止不住,我也不想止住,而醫師靜靜的,坐在我的床邊看著我哭。

媽媽,為什麼你丟下我了?為什麼你一個人去了天堂?

漸漸的,我的情緒慢慢緩和下來,醫生又摸摸我的頭,對我微微笑,像是在說著:好孩子,不要難過,這事上還有許多希望。

我握著醫生的手,感覺媽媽就在我的身邊。

不久,兩位穿著制服的警察進來了,向我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醫生。

「醫生,請問她現在的狀況如何?」其中一位警察開口詢問。

「右手骨折、嚴重腦部外傷,還有多處皮肉傷,目前病患情緒還算平靜,但剛剛有崩潰的傾向。」

「好,我了解了。」語畢,警察看向我,開口問:「馮小姐,請問妳現在能夠配合警方作筆錄嗎?」

我點點頭,腦海裡倒帶著記憶。當我眼前浮現讓我深深感到恐懼的那一夜,我的眼淚又開始往下掉了

 

 

 

 

我記得,那時,我還是個國中新鮮人,有一天,媽媽牽著我的手陪我走到學校,就在我走到校門口時,我回過頭朝著媽媽揮手道別,媽媽站在路口,微笑著向我揮揮手,說時遲那時快,一輛卡車就這麼衝撞過來。

就像慢動作一樣,媽媽的臉逐漸扭曲,然後緩緩的倒下,而我的雙腳向是綁著鉛塊一樣,不管我在怎麼用力,卻無法動彈。

媽媽過世後,我和爸爸相依為命,爸爸把我當作寶貝一樣的看待,或許是為了想填補在我心裡深處沒有媽媽的空缺。我很愛爸爸,我知道他也很愛我。

在我升上國三後,與日俱增的課業壓力常常讓我感到疲憊,參加晚自習,回家後總是倒頭就睡,而爸爸總是會輕聲叫醒我,端上飯菜餵飽我的飢腸轆轆。

自從媽媽過世後,我們都是這麼生活的。

那晚如惡夢一般的經歷,還有爸爸打在我臉上的巴掌,至今,依舊讓我記憶猶新。

發生這件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爸爸,也從不曾試著知道他現在的情況,有人說時間是最有療效的藥,但是,因為我很愛我爸爸,所以,也讓我的傷口無法癒合。

現在的我,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上班族,下班後,我總是習慣半躺在沙發上看新聞,偶爾看到許多關於家庭暴力、性侵害的案件,我便會想起爸爸對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恐懼已經淡化了。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我因為醫生有著與母親相似的笑容而痛哭失聲,還有做筆錄時,回想的過程,就好像在心中刺了一刀又一刀,那種痛苦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

我已走出了陰霾,而陪我走過這段艱辛路程的人,就是我的主治醫生,那位有著媽媽的笑容的醫生。

為了讓我重新振作,醫生利用每一刻閒暇時光帶著我到公園走走,我什麼話都不說,醫生也陪著我什麼話都不說,我們就靜靜的走著,接受芬多精的洗禮。

有一天,醫生和我走到草皮上坐下來,她伸手把的上的青草往下壓,然後再把手移開。我對她的舉動感到好奇,於是我看看她,又看看地上被她壓過的草。

「發現了嗎?」醫生突然開口,我對她的話感到不解,疑惑的看著她。

「這些草又站起來了啊!即使我的手把它們壓低,甚至用腳賤踏它們,它們依舊站起來了。」

我想我明白醫生的話,她把我比喻成青草,把父親對我造成的傷害比喻成踐踏草地的腳,即使這幾千起百隻腳賤踏過,地上的青草依舊會站起身來,迎向陽光。醫生是在鼓勵我,也是在開導我,就算爸爸對我所做的一切,造成我心裡多麼嚴重的創傷,甚至給我刻下了永遠不滅的恐怖記憶,但是,我必須勇敢的站起來,就算這樣會使我容易受傷,但是至少我不能永遠趴在地上,我不能永遠沉溺在悲傷懼怕中,我要看著陽光。

有人曾說過:「面向陽光,陰影永遠在身後。」

我想要相信這句話。

現在的我,不但走出這回憶,也時常趁著假日,到各地關心家暴兒童或是受虐兒,還有被性侵害的孩子們,也許是因為親身體驗過,所以我不會用外界那種同情的眼光看著他們;也因為我明白這種傷痛,所以我更能知道他們所需要的是什麼。

醫生給我的溫暖,我也希望我能夠給予這些孩童,給予全世界受到暴力和性侵害威脅的人們,我希望每一個受害者,都可以像我一樣,像地上的小草一樣,看著陽光,迎向希望。

我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加油,用愛來彌補缺憾,一起反暴力、反性侵、把愛傳出去,還有給予這些受害者關心和鼓勵,盼有天他們也能和我一起大喊:「我要看著陽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