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紫絲帶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 5686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用愛說心情寫故事徵文作品-公開文章- 遠離暴力,用力抱抱-錢咬

 

  路到底有多長?我們要走多久,才會走到終點?而我們總以為到達的終點,就是幸福。

我跟他結婚三年多了,小孩也三歲半了,原本都一直很順利。

  在那之前我總以為結婚就是最後的終點,終期一生我只需要偶爾工作、在家照顧小孩,與丈夫一朝一夕的相處,然後看著小孩長大成人,我跟他也能這樣一直走下去。

  我們兩家的經濟都算不錯,他的父親曾是一家企業的董事,也在中部一帶有很多房子,他們家住的公寓整棟幾乎是他們的,專門租給在附近唸書的學生。我的父親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母親是大學教授兼講師。從小到大,除了把書唸好,依父母的寄託考上國立的學校之外,我從沒為家裡賺過半毛錢,一畢業就走入婚姻生活,跟老公一起經營事業。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是最幸福的,雖然沒有想過一畢業就結婚,但是在大四那年我懷孕了,原本要在學期間就結婚,但因雙方父母都說等畢業結婚比較好,所以畢業典禮那天也是我婚禮舉行的那天。早上參加畢業典禮,晚上就去結婚,我印象很深刻地,那天很忙也很累,我幾乎沒吃飽。

  我的丈夫是大學認識的,當時他大我一屆,是我的學長。大學之前我都認真唸書,沒有真正交過男朋友。到了大學也許緣分來臨,遇到一個我喜歡的男生,我們進入熱戀,周圍的朋友沒有人不知道我們是一對。結婚後,更多是大學的共同朋友前來喝我們的喜酒。

 但誰也沒想到三年後,我跟他的關係產生了變動。

 

  我看著掛在牆壁上的鐘,指針指著兩點都快四十分了,我的丈夫還沒回來。

小孩都沉睡了好久,我一直處於失眠狀態。他總是到凌晨才回家,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已經延續了兩個月。

  自從他父親給他的那間坪數不小的大大傢俱惡性倒閉後,他試著回家向父親借錢,他父親知道此事後很生氣,因為這間傢俱行跟著他父親很久了,經營了十年都好好的,一接手給兒子竟然不到三年就倒閉。父親不肯借錢,他心裡更悶了,原先幾天都在家睡覺睡到自然醒,本來還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才發現他投資的股票也不甚跌落,整個人心情降到冰點。

一帆不順,從小吃好穿好的他也不知起點在哪,睡到下午兩、三點還好,到最後他甚至不回家睡。曾經有一次三天後才回家,打他手機也不通,他一回家就被我唸到臭頭,接著他應不過我,就是一陣毒打。我很想反擊他,雖然我嘴很硬但是拳頭不比他硬,被他打到連一點吃奶的力氣都擠不出來,我才知道我是根本鬥不過他。

  時間停留在三點整,門被輕輕的打開了,我丈夫又是全身酒臭味的滾進來,一看到我就整個就像是看到仇人一樣。正在泡咖啡的我,順手就把我的杯子推倒。

  「你幹嘛?」我總是被打不怕的,就算他脾氣一發就會拿棍子打我。

  「幹嘛?這麼晚還不睡,妳是怕遭小偷嗎?」他惡狠狠的瞪著我。

  「是阿,你每天去酒店,喝得醉醺醺的,我還得幫你顧家,免得你醉了連小偷把傢俱偷光,你還在睡!」我早就忍不住他這種行為,雖然我打從骨子裡還有點愛他,真是犯賤啊!

  「說什麼?死八婆。」他沒有拿工具,伸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摔在我臉上。

  多少次了,他不知道我已經麻痺了。

  「你可以振作點嗎?你這樣也不出去找工作,事業失敗就沒回頭路了嗎?」他其實有去找過工作,但在一間電子公司待了兩三天就滾回家了。

  「你他媽的,那些主管說話的眼神就令我不爽,他媽的不知道我老爸是什麼人物!」我眼前的這個男人,吃別人的頭路都還有的嫌,我知道他上酒店的錢都是偷偷跟他媽媽拿的。

  我無話可說,心裡卻好酸,怎麼會變這樣?我以前是怎麼看上他的?我是怎麼愛上他的?一切都變的好可怕。

  他走進了房間,一倒下去澡也沒洗就睡了。突然間,這間大房子變的好空曠,雖然堆滿了傢俱,在我看來卻好像空無一物。剛開始的幸福婚姻生活好像不存在了,我想不通他那個充滿企業思想的父親,怎麼會生下這麼一個兒子,他這個唯一的兒子,完全沒有任何賺錢的意願,只想整天待在家裡睡覺跟上酒店,老婆跟小孩都丟著不管。

  其實這要我忍耐都可以,就算他不工作,我是擱在還有小孩要帶,等他再大一點我就打算出去工作,總不能放著讓這個家濫掉。我在心裡默默決定這件事,沒告訴我先生。

  犯賤的心裡,儘管這男人多麼不爭氣,我還是不想離開他。甚至,我還打算替他出去工作賺錢養這個家,想想我也真是一個不爭氣的女人。

  但是這個男人卻一點也不珍惜。某天一個畫的濃妝艷抹,提著LV包包的女人,按了我家門鈴,那天是正午十二點,我跟孩子準備要出去吃飯。這個女人,就是讓我決定無論如何要跟他離婚的念頭。

  我再也不要為這個男人傻傻賣命了。

  這個女人來的目的,就是來討公道的。她一開口就要我老公負責,我一開始以為是她找錯人了,覺得她只是個亂胡鬧的神經女人。

  「對不起,請妳回去,妳搞錯了!」我不理會她,硬要關上大門。

  「妳老公是不是叫黃域杰?」我停住了關門的動作,這女人不是找錯的,而是我自以為我老公就算再怎麼壞,打我也好,至少也不會搞個女人回來。

  但,我錯了。

  「妳老公說好不會讓我懷孕的,但偏偏我去驗了有小孩,而且比對就是妳老公的孩子。我要妳老公對我負責!妳老公在哪?」這女人有些激昂的說。

  我卻很冷靜的回答她:「他不在!」

  「不在?那他去哪?」這女人硬要推開我家大門。

  「我不知道。」我傻了,也沒大發脾氣,我只是覺得他讓我徹底失望了。

  女的不信任我,硬要闖進我家,我也沒趕她走,她像是對我家很熟悉似的,拉了幾間房間的門就開始找人,終於她在我的房間找到了我正熟睡的老公。

  她一看到域杰,就像瘋了似的,在他身上猛拍打,把他吵醒了。

  「你說過我不會懷孕的!但我懷孕了,你這個沒良心、沒品的大怪獸!」域杰閃躲著她的揮打,終於忍不住從床上爬起來。

  「那妳懷孕了,又怎樣啊?」域杰一副不經意的態度。

  「怎樣?你要賠我啊?看是要給我錢還是要娶我!」那女人對他大吼。

  「我沒有錢」域杰一屁股坐到床上。

  「那就娶我啊!」那女人完全沒顧慮到我這個正牌老婆在場,我卻沒聽錯,女的要求我老公娶她。

  我看著這畫面,沒有加入對談,我倒是想聽看看我老公怎麼回答。

  「沒有錢怎麼娶妳?」域杰很平常的說。

  「那就想辦法阿,你不是說你爸有好幾棟房子。」那女的拉著他的衣領。

  沒想到域杰看了我一下,眼神接著飄回那女的身上,「我有老婆了怎麼娶妳?」

  我還以為那女的聽到這句話會自動放棄,但她卻沒有,還很囂張的說,「一個當小的,一個當大的啊!我可以容許一個丈夫有兩個女人,但絕不容許你不負責任!」

  「墮胎不就簡單嗎?」域杰甩開她的手,走到窗角點燃一根菸。

  「你這不負責的男人,我就是要把小孩生下來,我就是喜歡你,我就是想嫁給你!」那女人靠近域杰,握著他的手臂。

  我聽到這句話整個都傻掉了,我兒子聽不懂大人的爭吵,但似乎知道這個女人不尋常,丟下了原本在玩的玩具,靠近問我:「媽媽,那個女的是爸爸的新女朋友嗎?」

  眼淚似乎在眼框打轉,就差沒滴下來。我將兒子抱住,沒有說話,心卻無止盡的痛,我丈夫已經不愛我,我深深的感覺到。

  不想繼續聽他們交談,我帶著小孩走了出去,原本是要去買午餐的,但發現我一點食慾都沒有,只買了薯條跟漢堡給安安吃,我跟安安就在麥當勞待到了晚上。

  實在是不想回家的,但我也不想讓安安跟我在外面流浪一天。經過了層層思考,我決定跟域杰離婚,不管怎樣,我就是不要這個婚姻了。為什麼他就是不明白?儘管他墮落、不工作,只要這個家庭還在,他還是孩子的爸,我出去工作養家都沒關係,就當是我愛他的責任。

  但是愛情一個人怎麼能夠建立?如果他真的打算娶那個女人,那女人能忍受一夫兩妻,我絕不能忍受,我無法與別的女人同享一個男人,愛情是自私的,我只會更忌妒、更怨恨,也許有天我會殺了這個搶我男人的女人。

  不如,就讓自己退出他的生活吧!我還會比較快樂點!

  回到家是晚上十點了,原以為我丈夫會在家,但他跟那個女人都不在,我想他八成是跟那女人出去了,說不定決定娶那女人回家,沒多久也許明天就會看到那女人搬進來住。

 

  隔天早上,我轉頭發現域杰睡在我的旁邊,還是全身酒臭味,但我已不想管他,抱著安安走到浴室去洗衣服,然後就開始打掃家裡,煎了兩個荷包蛋給我跟安安吃。而我還在想離婚的事,等域杰一睡醒,我一定會跟他提。

  我想域杰也一定會答應。

三點多,域杰起來換了衣服,看見我們倆都在客廳,就很自然地坐到安安旁邊,安安似乎很怕他,馬上就爬到我身邊。

「我們一家人好久沒有一起去吃頓飯了。」域杰換了態度。

  我沉默了,不懂他想要說的是什麼。是悔改?還是彌補?我想這一塊累積起來的大缺口,要用多長的時間才能夠彌補?

  那一刻,我已經不想原諒他。

  「我今天沒心情。」我痛快的拒絕了他的好意。

  「安安?」他試著想看安安的意思,而我知道安安早已不信任他,我不去安安也不會去的。

  看我跟安安都沒意思去,他用拳頭往沙發一搥,我跟安安都被他嚇了一跳。

  「這樣不行,那樣不行。想好好帶你們去吃飯,妳想要的不是我好好安定下來嗎?我想通了,妳卻這樣給我回應,妳到底想怎樣?」域杰站了起來,拳頭還是握緊的。

  「已經來不及了。」我說。

  「來不及什麼意思?」域杰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我並不想跟另一個女人擁有同一個男人。」我站了起來,跟他對看。

  「我說過要娶她了嗎?」域杰將音量放大,怕我聽不到似的。

  「至少你讓她懷孕是事實!」身為一個女人,絕不容忍受。

  「又怎樣?妳要她去墮胎嗎?殘害一個無辜生命?」域杰臉逼近我。

  我哭笑不得。

  「我想給你從前的生活,回到過去幸福的小家庭,妳不要!我想悔改,我想重新開始,妳不要!好!妳希望我娶那女人,我成全妳!」他每一句說得是如此堅定,不管是不是氣話,我相信他說了就會做到。

  他氣的離開家,用力把門大力一甩,安安嚇得硬擠我,想躲在我背後。

  他走了之後,我發現我還是沒把離婚說出口,抱著安安,感覺我累了。

 

  那女人住進來,我並沒有被域杰趕出房間,卻是域杰在原本空出來的房間裝飾了一番,與那女人同住在那間房間,我這間早已少了丈夫照顧的虛有房間,更是空曠了,從此之後我想就剩我跟安安住了,但我想我不會住很久的,我就要跟她離婚了,很肯定。

  趁著那女人不在,我向域杰提有關離婚這件事。

  「妳想離婚?沒那麼容易。」沒想到他還不放過我。

  「你都已經娶了別的女人!」我加強語氣。

  「好,我有條件,妳必須留下孩子。」我對他的條件感到不解。

  我什麼都沒有了,為什麼還要我留下孩子?「孩子是我生的,我要帶走!」

  「沒有我妳怎麼生啊?我相信爸爸媽媽也希望把孩子留下。」域杰的臉變的好陌生。

  我終於明白,我想的沒錯。我對他而言,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不再需要我了!

  「我要孩子!」一百個肯定,我一定要把孩子帶走。

  「那就不要離婚!」域杰甩開我的手要走。

  我拉住他,含著眼淚,「那女人不是懷了你的孩子,你還要安安幹麻?」

  「安安跟即將生下來的孩子都是我孩子,我當然要!」他說的一副理所當然。

  「你還配當安安的父親嗎?」我吼他,換來了熟悉的一巴掌。

  我離婚的決心很重,就在他跟那女的面前,還特地拿了離婚證書要他在上面蓋章,我斜眼看到那女的似乎在偷笑。

  我跟他吵到要他讓我帶著孩子一起走,他原先是被我無理取鬧下強迫答應了,卻在蓋章後又反悔了,跟那女的聯合把小孩壓著不讓我帶走,將我趕出家門。

  我恨他們說話不算話,更恨域杰這樣對待我跟安安。但我相信安安是想跟我走的,我一定會把安安搶回來。

  就這樣我離開了家,觀察了連續三天,發現他們早上出門都沒帶安安,但是我的鑰匙被他收回了,離婚證書簽訂後,域杰就強逼我把鑰匙還他。

  我試圖從窗外觀看,想尋找安安的蹤影,直到我聽到安安的哭聲,更衝動的想要找到安安,我大叫著他的名字,安安也好像聽到我的聲音。我看他小小的身體努力地想要爬往高高的窗戶看的動力,我叫安安打開窗戶,最好搬個椅子上來,但是以安安的力氣如何能推動椅子?

  我想到一個辦法,我叫安安在原地等,就到附近找武器,終於讓我找到一根球棒,我要安安退後,然後把玻璃撞開,我已經不想理會或去想域杰回到家後看到破掉的窗戶跟滿地的碎玻璃有什麼反應。我只想要把安安,我唯一的兒子帶走!

  打破了窗戶,我怕安安危險,要安安別過來。我從窗戶跳進去小心翼翼地把安安帶出來。那一刻,我看到安安的喜悅,我做到了!

  我抱著安安,對著這棟大房子,跟安安一起對它說再見!

 

  這個家,已經不屬於我跟安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